最近常有些剛認識的朋友會問道:『你喜歡棒球阿,為什麼?』

『為什麼?恩...就是喜歡啊。』面對三分熟的朋友我還是語帶了點保留。仔細想想,有好多很充足的理由跟大家分享,或許可以喚起世界上某個角落某人對棒球的憧憬。

可能我六歲的時候吧,爸爸的堂弟,我跟哥哥都叫他恐龍叔叔,恐龍叔叔很疼我們兩兄弟,1992年道奇隊來台灣,他帶著什麼都不懂的兄弟倆到台北市立棒球場去看道奇隊,說真的比賽過程我是一點點印象都沒有,只記得有比薩(Mike Piazza) 跟草莓先生 (Darryl Strawberry),好在哥哥是個收集狂,他把當年的觀戰手冊原封不動地收在床底下,上面還用小朋友那種很可愛的字跡寫著:『第一場看的球賽。』

17年後道奇隊再次來台灣打熱身賽,這本被遺忘的觀戰手冊很自然地被全家人想起,當時我這個不孝子在外地唸書,老哥又叫不動,排隊買票這事就落到我老爸老媽身上,之前新聞常有奶奶來幫孫子排潮牌T-Shirt的這種寫實報導,只是想不到為了道奇隊我也……

當天下著毛毛雨,老爸帶著老媽還有1992年份的觀戰手冊排隊要買很貴的道奇隊熱身賽門票,眼尖的媒體發現當年手冊便湊上前來訪問,甚至旁邊還有更瘋狂的收集狂出價要跟老爸買手冊,不過出的價錢再高也不夠讓他賣出兒子們17年前的回憶。道奇隊對喜歡棒球的台灣人來說是件大事,那天傍晚老爸上了電視新聞、隔天上了報紙,一般人看到鏡頭都遮遮掩掩,但是很奇怪,我爸看到攝影機總是侃侃而談,想起當天他在電視上得意的樣子,每次都讓我想笑,現在自己成了在異鄉工作的遊子,對爸爸的思念總是從這些小細節開始。

380792_2955406326047_2135055483_n     (是的,他就是我老爸;當天新聞聯結)

天下的爸爸都是一樣地,好久以前三商虎還沒解散的時候,哥雅走在路上,老爸也不知道哪來的筆跟棒球,跑過去用破英文跟他要簽名,說是要給他兒子的,小時候不懂這樣有什麼特別,只知道拿到一顆老外寫了字的球很開心,直到現在長大了,知道這點點滴滴都出自一位疼兒子的爸爸,雖然字跡已經有點模糊,這顆球到始終還保存在家裡,哥雅也成了我最喜歡的洋將,即使我對他的印象跟字跡一樣都有點模糊。

  21006011515080_454_m      (我最喜歡的洋將哥雅,圖片來源:露天拍賣)  

自從六歲去看了一次道奇隊跟好久以前的一次[哇靠]-在台北街頭遇到哥雅,我開始喜歡棒球,但對棒球的熱愛在中學時代被 Michael Jordan分去一半,直到19歲上大學加入系上壘球隊,加上 Jordan 再度退休,壘球把我對棒球的熱愛又回填到100%。

不敢跟任何人說,成年以後棒球悄悄地成了我的夢想,我從來都沒有接觸過相關科系,更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符合的條件,但還是會常常想像如果以後的工作可以和棒球有關,那該有多好,但那終究是藏在心裡的想法,從沒勇氣去實現過。

就這樣夢想一直深埋在心裡,直到畢業後入伍,服役期間常有酒駕宣導,有一次好死不死被點到起來發表如何避免酒駕,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哪裡來的靈感,發表前長官都坐在前排,中山堂內瀰漫著凝重的空氣,在這樣嚴肅氣氛下,兩次深呼吸以後,我娓娓道出大聯盟投手 Nick Adenhart 的故事,這領域差了十萬八千里的突襲,讓台下的弟兄跟長官一開始都看傻了眼,但或許他們慢慢對我講的故事感到認同又或者是聽出了我深深的遺憾,下台以後我喜出望外地沒有被長官幹飛責難,也讓我淺意識裡開始有了跟大家分享更多棒球場上場下故事的念頭。

謝謝痞客邦,也謝謝那些曾經留言、點閱的網友跟支持過我的朋友們,還有我老爸。今天父親節,不太會用網路的老爹應該是不太可能看到這篇文章,但還是想祝漢克潘爸,父親節快樂,我會這麼喜歡棒球可能一大部分都是你害的。 

 

 

同場加映:

棒球場上我最喜歡的四個時刻,希望讓更多人也一起喜歡棒球:

一、1941年季賽的最後一場紅襪進行雙重賽,賽前打擊率.399(進位後是.400)的 Ted Williams,大可選擇坐在板凳上,穩穩收下單季打擊率四成的殊榮,但打擊之神拒絕那些狗屁倒灶的計算方式,兩場比賽都拿著球棒站上打擊區,用實力繳出八打數六安打,寫下單季打擊率.406的歷史紀錄。

二、Edger Renteria 在1997年球季世界大賽第七戰11局下半,據說為了讓 Nagy 下一球也投滑球,面對第一顆本壘板中間進壘的滑球, Renteria 刻意裝作閃躲近身球,而下一顆一樣位置的滑球,他打成中間方向的再見安打,馬林魚贏得1997年世界大賽冠軍。

三、2007年美聯分區季後賽第二戰九局下半天使紅襪兩隊戰成平手,當年拿下40次救援的天使終結者K-Rod,選擇故意保送近況火燙的 David Ortiz,對決狀況欠佳的 Manny Ramirez,隨即 Manny 用轟出場外的三分全壘打告訴天使隊-他們這決定是糊塗。

四、1999年賽季末為了讓隊友松井秀喜在該場比賽仍保有爭奪全壘打王的機會,日本職棒讀賣巨人隊投手上原浩治(現紅襪隊終結者)在領先5分的情況下,應教練團指示,敬遠保送養樂多隊當時的聯盟全壘打王 Petagine,四顆壞球投出後,只想男子漢般投打對決的上原,在投手丘上留下不甘心的眼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漢克阿潘 的頭像
漢克阿潘

Cooperstown 古柏鎮

漢克阿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